欢迎访问宠物易购官网(www.petyg.com)!

宠物易购

当前位置:宠物易购 > 宠物资讯 > 宠物新闻 >

宠物新闻

关闭的宠物医院里忧心忡忡的人们

发布时间:2022-08-05宠物新闻
得知关闭的宠物医院里忧心忡忡的人们究竟是怎么回事?下面宠物易购带大家看看是什么情况。 当他从噩梦中醒来时,张欣处于恍惚状态。他梦见自己被感染了,有人来医院打狗。 他已经被关在他的宠物医院近一个月了。他是院

得知关闭的宠物医院里忧心忡忡的人们究竟是怎么回事?下面宠物易购带大家看看是什么情况。

当他从噩梦中醒来时,张欣处于恍惚状态。他梦见自己被感染了,有人来医院打狗。

他已经被关在他的宠物医院近一个月了。他是院长。起初,他和三个同事因为放不下30多只需要照顾的住院动物而住进了医院。

医院的门诊部关门了。每天急诊科要接收二三十只危重动物。很多主人解封后都想把宠物送到医院,但是随着病情的加重,很快就让小跑腿带他们去医院了。还有那些来不及看病的,死在家里或者医院的。张欣不知道如何消化这些负面情绪。

现在头疼的是,随着围堵时间的延长,药物和氧气逐渐短缺。经常有宠物主人打电话来,希望买药,或者担心自己是阳性被孤立,想把宠物寄养在医院。张欣在解决问题的同时,还要安抚他们的焦虑。

在医院里,他和同事们经常忙到深夜。现在,他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自己的音量,不让助手受到惊吓。“首先,我很乐观,”张欣说。为了开玩笑,他试着为每个人做各种各样的菜。看着前阵子接生的小猫,在他们的日常护理下,病情慢慢好转。“甚至有点凶,”张欣很感动。

“如果我们阳光明媚,这些动物会做什么?”这个沉重的问题,目前没有人能回答。张欣只能想,那些被治愈的讨厌的小动物,至少目前来看,还是有的。

封控的宠物医院里,忧虑的人

医院里的猫。本文图片均由采访对象提供【以下为张鑫口述:】疫情中送急诊的动物:尿失禁、中毒、跳楼。

从小养宠物,喜欢动物,学医,做过眼科医生,后来当了兽医。宠物医院是我和妻子在2008年开的。在浦东和浦西有两家分店。

3月中旬左右,我们听到了上海可能倒闭的传言。从那以后我就一直住在店里,不敢回去(去小区),怕一旦回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关闭后)我们不离开家,也不对公众开放。医院处于紧急状态,我们每天只照顾店里的动物。(在浦东分院)根据急诊科配置,两个医生,两个护士,四个人值班。不能来医院的同事带回了急救箱和常规药品,尽力帮助身边一些有需要的人。

店里有30多只住院的动物,其中3只瘫痪了,短时间内无法出院。作为老板,无论如何我都要保住自己的店。主人非常信任地把它们托付给我,不可能让它们走。

(一)每天早上早起先查房,因为ICU有几个重症。半夜(同事)要轮流晚上起来检查好几次。在危急的情况下,量一下他们的体温,看看他们有没有呕吐。我的同事帮他们换药,清理,喂食物。中午下午接各种电话,需要给宠物主人送药。我们还会教他们如何在家里处理(宠物的疾病),甚至教过他们如何打针和拆线(笑)。

疫情控制期间,几乎每天都有人入院和出院。目前平均每天要接诊二三十例,很多都是急重症。

在此期间,我们做过最多的抢救案例就是猫的无尿。尿闭,即急性膀胱炎。

以前猫习惯了主人朝九晚五的工作,形成了自己的生活规律,很放松。在隔离期间,主人被困在家里,经常摸自己的小猫,这对猫来说是个不利因素。由于小猫环境的改变,应激反应,再加上春季发情,进而憋尿,短时间内造成肾脏损伤。如果两天内不治疗,这种疾病会危及生命。目前上海正在开展抢救工作的宠物医院都遇到了这个问题。

封控的宠物医院里,忧虑的人

张欣(右)和他的同事检查动物。此外,还有消毒液被猫舔,被狗喝,导致中毒的情况(急诊情况下)。并且开启紫外线会对动物的眼睛造成伤害。超级忙,有时候几个急诊同时来。一些基础病,慢性病(宠物),(因为)没办法正常去门诊,越拖越严重。主人一直想等解封(再去看医生),但发现它真的快死了,就赶紧把动物送出去。

4月15日,我接受了两次紧急服务。小动物跳楼。大多数猫都很好奇,渴望自由。如果阳台解封或者忘记开窗,猫咪的活动空间可能会扩大到窗户附近的危险区域。有的只是滑了一跤,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有的则是扑向鸟和昆虫时失算。未密封的猫在发情期更向往外面的世界,同时在疫情期间,主人在家的时间更多,这也让一些不喜欢被打耳光的猫躲在阳台上。两起高楼坠落案都有内伤、出血和骨折。还好送医院及时,现在都出院了。

封控的宠物医院里,忧虑的人

下巴开裂的小猫。

封控的宠物医院里,忧虑的人

前肢骨折的小猫。我们看到最多的就是化脓子宫,这是一种很严重的妇科疾病。前段时间有个金毛子宫化脓急诊。当时车主很着急。他们小区关门了,出不去。店主请求帮助。我们找到了另一个诊所的医疗助理和同一个社区的护士。我们准备了所有的药品,送到了(社区)。他们帮他建立了一个静脉通道,通过静脉点滴注射了三四天,狗的炎症才得到控制。启封两天,(主人)赶紧把狗送过来,马上手术,没什么大问题。正式封闭后,我们的车没有通行证是出不去的。如果宠物主要是让宠物看病,那就只能让跑腿的送动物了。

一天晚上,我没有睡觉。半夜一点有个主人打电话给我们,让他带一个大空气箱到我们医院,把狗放进去,给我们送来一只相当大的柴犬。

来回要将近两个小时。经检查,其喉咙里插了一根尖木棒,形成一个大水泡。我们麻醉了它,把内窥镜放了进去,去掉了棍子,止住了出血。当我把它(棍子)拿出来的时候,血就出来了。后来住院打点滴,两天后出院。

封控的宠物医院里,忧虑的人

带喉棒的柴犬。据我所知,因为出不了小区(看病)而死的宠物只有三只,更多的就不知道了。

之前有个外国朋友联系我们,想把猫送出去看病,但是居委会不同意,我们也不好说什么。第二天我打回去的时候,小猫已经去世了。(每个居委会的)规模不一样。

因为封井时间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现在院里的材料也是供不应求。其实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就商量好了方案,准备了一个月的库存,相当充足。给不能上班的员工发了很多药,让他们带到社区去帮助其他宠物主人。

治疗癫痫的药物没有了,抗生素的选择余地越来越小。尤其是进口药和一些偏药(慢慢用完),有的胰岛素没了。

前几天有个客户在浦西,他的宠物需要胰岛素。我这里还有最后两个。但是浦西和浦东并不互通。他路上花了2000块钱,让有通行证的人过来买我的200块钱的药。

我们也很矛盾。比如我只有四包肠道处方药,顾客可能会说四包都要。我们会和他商量,或者先少拿一点,万一别人还需要。

家里的同事会想尽办法给我收集一些药。我们的后勤保障也很强大,让我们可以正常进行诊疗过程,前后呼应。

4月初组织了200斤猫粮狗粮,之前的进货渠道出不去。他们说对不起,司机出不去了,仓库关了。其中20公斤的狗粮是一个客户给我们找的,然后有生意上的同行借给我们100多公斤的狗粮。我很开心,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

(然而)这些捐赠的物资只提供给一些健康的动物,它们可以吃任何一种食物。(某些动物)有糖尿病或胰腺炎,吃特殊的处方食物。我们严格地预先存储它们。

我在想一件事。我们吃的最多(剩)的食物是猫狗的肾方食物,也就是尿失禁动物吃的食物。很多(小便失禁的动物)被困在家里或者死亡。

我们的同事正在整理动物尸体的冰柜。在隔离期间,7只动物因老年肾衰竭、肿瘤、中毒和小猫疱疹病毒而死亡。冰箱里几乎没有空间了。现在封控接触不到火化,只能先保留。

我现在最头疼的就是手术室的氧气快用完了。上海的氧气已经停了。我们有两台欧姆龙制氧机,是一个客户捐赠给我们的。好在有了它,我们的压力少了很多,但是手术室呼吸机还是要用氧气瓶。

封控的宠物医院里,忧虑的人

张欣正在和他的同事一起工作。

封控的宠物医院里,忧虑的人

医院工作人员正在照看动物。宠物主人的心理咨询。我们曾经在三月底前收到一只寄养的小猫。

主持人在电话里崩溃了,打了十几个电话,每个都在哭。她家里有阳性病例,怕她被带走隔离。小猫刚从猫传染性腹膜炎中恢复过来,不忍心做绝育手术。她通过朋友的介绍联系了我们。

起初,她的居委会态度强硬,不让她带猫出去。我们和他们协商了两天,他们才同意让我们去接猫。那时候我们的车还是可以正常通行的。

到了小区后,他们的志愿者穿着白衣服来接猫,在门口交给我们。我们穿上防护服,站在指定位置等待,对接时完成击杀。看得出来志愿者很累,但还是很热情,愿意帮忙。

当时小猫已经打包好放在空气箱里,盖上防尘布隔离。我们用手电筒照了照它,它在角落里缩成一个小肿块,看起来很害怕。

拿回来之后,我们把防尘布扔掉,笼子(航空舱)用紫外线照射消毒,然后整个店铺空间用喷雾消毒。用专用消毒湿巾给猫擦拭,然后单独关起来。

在陌生的环境中,压力程度会更高。它当时很紧张,躲在角落里。我们在它的笼子里放了很多玩具,并用一条大毛巾盖住了整个笼子。它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

这是浦东成功运送的第一只宠物,我的电话响个不停。帮不上他们的忙我就觉得特别愧疚或者惭愧,但毕竟我们还是宠物医院,主要是治疗生病的动物。现在我们已经饱和,没有多余的能力来饲养更多的动物。为了防止意外,把宠物全部送去寄养,其实是变相的医疗挤兑。

现在(接电话的时候),(我)最大的任务就是心理咨询。我会告诉(宠物主人)更多成功的案例(转寄养或上门喂养),尽可能减轻他们的焦虑。

(寄养)空间再大,建成后也会爆满,资源有限。所以我们号召大家在邻里和社区里互相帮助,比如在一个社区里成立一个互助小组。我到你家门口喂你的猫,你帮我遛狗。的确,很多情况最后都是这样解决的。我们上海市宠物行业协会也成立了兽医志愿者队伍,并招募普通宠物主人加入。

很多人会问:“医生,我现在要去帮邻居。我该如何保护自己?”我们给他的第一个建议是把动物关在笼子里。志愿者只喂食物和水,不要接触宠物,戴口罩和手套。

“这时候吃顿好饭也是一种安慰”

封控的宠物医院里,忧虑的人

没想到封了这么久。我真的很紧张。前阵子我们的米缸快空了,我跟同事开玩笑说,我们得有粥吃。

值班室有一张行军床,但只能住一个人。我的同事把最好的房间给了最老的一个。两个助理女孩在手术室的地板上,另一个医生高住在住院部。

我很幸运,我的妻子是社区里的小组长,给医院送去了一些蔬菜和生活用品。很多客户会闪一些食材,有了政府的物资,我和同事的生活就没问题了。

高的孩子还小,每天只能视频通话,孩子会哭。还有几个同事都很年轻,刚离开父母(上班)。首先,我自己要乐观。

现在我要当厨师,尝试做各种各样的菜。这时候吃顿好的也是一种安慰。

给在张新的同事做饭。

封控的宠物医院里,忧虑的人

张欣正在做饭。我和妈妈也是报喜不报忧。本来我们的工作时间是早上9点到晚上9点,现在经常忙到11点或者12点。

其实身体上我们还可以,但是对未来和未知的恐惧在精神上,给了我很大的压力。

前几天早上被噩梦惊醒。梦见自己阳光明媚,人们来打狗杀狗,让我汗流浃背。我精神恍惚。不知道是现实还是梦境。

我们附近有一家哈士奇酒吧。他们也呆在室内。前两天突然被封了,工作人员也被带走了。据说里面还剩下50多只哈士奇。后来行业协会介入,协管员进去喂了。

如果我们养这些宠物呢?这个问题很重。一周前,我拷问同事的灵魂,却无人应答。

我想,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一定会尽一切努力说出来,找个人来接替我们,继续照顾这些动物。

我们诊所有两扇门。进医院的东西都在专门的房间里消毒,外面的包装可以扔掉。我们有专门的环境消毒剂,没有动物的地方用紫外线照射,有金属的地方用喷枪烘烤。

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我也养成了戴口罩、勤洗手的习惯。(只是)戴口罩的时间比以前长了很多。

封控的宠物医院里,忧虑的人

疫情期间医院工作人员捐赠给宠物主人的环境消毒粉。不知道怎么消化疫情带来的负面情绪。几天前,我差点惹上麻烦。我跟助理说话的时候没控制住声音,把她吓死了。高医生马上告诉我,你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当时冰箱里刚好有一个橘子,我赶紧剥了一个水果盘,做成熊的形状送给她,安抚她的情绪。现在医院里有两只小猫,是别人扔掉的。好心人用泡沫盒送来的。它们很小,眼睛刚刚睁开,大概有十天大。当时小猫有疱疹病毒,严重感染,脱水,低温。

封控的宠物医院里,忧虑的人

被遗弃的小猫在保育箱里。

封控的宠物医院里,忧虑的人

一只被遗弃的小猫。(现在)每天晚上,大家轮流给它们喂奶,就像照顾一个孩子一样。先把奶泡好,试试温度,再喂给他们吃。喝完之后用棉花帮他排便,然后换热水袋。经过三天的照顾,他们的状态明显不一样了。第五天甚至有点凶,让我很感动。我们经常会遇到皮肤很差的小动物。当它们在笼子里踩到便便时,你要帮它们擦。有时候(他们)很治愈,有时候又让你生气。

那天,同事给我拍了一段视频。我累得坐在地上,一只小狗过来蹭。我扔球和他一起玩。

封控的宠物医院里,忧虑的人

疫情期间,无法遛狗。张欣和同事们把一个诊所腾空,种上绿植模拟自然状态,让小狗在里面活动。有时候(这)被过度美化了。毕竟我们是医院,面对的是更多无奈的事情。我在上海精神卫生中心预约了心理咨询。需要请专业人士介入调整。如果我不在这方面努力,我也可能会崩溃。我本来预计12号能去,但得到的消息是取消了。

封控的宠物医院里,忧虑的人

张新精神卫生中心的医生叫停了预约,预约取消了。解封后,我想去理发,(并且)做一些很平淡很平常的事情,比如好好吃火锅,去卫生间洗澡。

来源:本报-百家号

感谢您阅读关闭的宠物医院里忧心忡忡的人们,以上就是关闭的宠物医院里忧心忡忡的人们的全部内容希望能帮助到您,如果您想了解更多宠物新闻资讯请关注宠物易购(www.petyg.com),我们是专注于宠物护理宠物美容、宠物饲养及宠物训练教程的综合型宠物门户网站。